十一月 18

闲说

电路课上听舍友说复变课点名了,我又被点到了,心情就有些不好。心情不好的原因很简单,点名没点到是要扣分的,这样期末的分就少了,而其实期末的成绩是很重要的,评什么东西都是首先看成绩。想想这个学期,我几乎所有的课都被点到没来,像什么量子力学,概率论,复变,电路,还偏偏都是我擅长并且觉得轻松的课程。反而毛概这样的课我每次都去上,呵呵。
为什么好翘课?我知道翘课是个不好的行为,但我仍顶风作案,为何?其实很简单,我觉得上课是浪费时间。那些书本上的知识,自己看书就能够掌握得很好,根本不需要听老师来教我这个要怎么学。两个小时的上课时间,老师只能慢吞吞地讲一点点内容,而如果我翘课自己看,绝对可以学到4倍以上的内容,而如果我去上课,听老师讲嫌慢,做自己的事又很容易分心,导致效率很低。我觉得现在所谓的上课是很失败的,如果老师所讲授的内容学生自己光看书就能学好,而且还能更快,那么上课的意义究竟何在?我也不讨论应该是怎么样上课,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我从小是一路自学过来的,对于应该怎样对待上课我非常清楚。
那就不说这个了。大半个学期已经过去,回顾这半个学期,我觉得我的新的学习方法的尝试不是特别的成功。我的新学习方法是什么?我先说说。通过大一课程的学习,我发现对付课内的课程实在是太轻松了,导致到了期末非常无聊?为什么无聊?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学得很好了,继续刷题变得没有必要,再复习也没什么可看的了,但是我如果做其他的事情,又感到快考试了,就像心里有块石头悬着,做其他的事情感觉放不开手。所以我的大一期末就是这样过的:打游戏看电影。针对这个问题我就想做一些改进,就是我所谓的新方法:半期之前课内的课程完全不去管它,做自己想做的事,学习自己目前想学得东西。所以我刚开学时就是这样:只看电路,花了20多天看完,然后只看模电,花了20多天,接着只看数电,又花了20多天。这样就两个月了,我课内的课程像复变概率量子一点也没看,但是粗略地学完了电路模电数电。前几天我开始看复变,花了三天时间就超过了老师目前教到的内容,追的还是很轻松的。但是量子力学就远不是这样的情况。量子力学这门课本身特别抽象,也很难,对数学的要求特别高。我们课内学习的内容和物理系的大致是一样的,只是要求的区别。我强烈地感觉我们所学的量子力学是在浪费时间,是在读死书。原因很简单,我和同学交流过,其实推导的过程他们完全都看不懂(因为数学太难了)但是会做题。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我们学习知识,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掌握它的思想方法,是为了提高我们队事物的认知,是为了能为接下来的学习所用,而不是为了去解那几道题。但现在的量子力学课就是这样。我不说别人,我反正是受不了这样的方式,所以我决定自己系统的学习下量子力学,毕竟这是一门非常有用的学科,对微观世界的认识,对接下来的半导体物理都非常有帮助。对自己的高要求,就导致了量子力学成为了我这学期学的最痛苦的一门课。好了好了,继续说我那个不靠谱的新方法。在期末之前把所有课补上对我来说我觉得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就是有点虚。我下个学期不想再这样了,因为这样做有一点应付考试的味道,虽然成绩不见得会有影响,但有些东西其实是没有时间去深究的,像复变,我觉得有些东西真的很重要。所以我下个学期还是不要这样了,每门课都好好学,不要贪图多学了哪些课,基础最重要,这点我体会非常深。
其实现在来说最重要的事事英语六级。这个又不能刷分,如果低分过那就惨了,以后就会处于不利的地位。明天想争取到交换生的名额,英语六级成绩太重要了。所以还有20多天,拼一拼吧。

Category: essay | 3 Comments »
十一月 10

吾日三省吾身

我已经记不清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是什么时候了,大概是在小学一二年级吧,那时每天都会背类似这样的格言警句。当时是很麻木的,逐字逐句地背下来,对很多句子来说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就算有些句子知道是什么意思,也仅仅是停留在表面上,并且也不以为然,觉得都是些空泛的大道理,我也会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的人和事越来越多,想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慢慢地似乎对那些话有了些许的共鸣。“吾日三省吾身”就是这很多很多的句子中的一句。
这句话的表面意思任何一个小学生都知道,就像当年的我一样:我每天会多次反省自己所做的事。表面的意思是如此的简单。但是,反省什么呢?我记得当年老师说的好像是反省自身的德行,做了多少善事,多少恶事,还有就是学到了什么东西,有没有虚度时光。我记得小学、初中、甚至高中的前一段时间,我对学习的态度很大程度上来说都是应付,每天就想着周末要怎么玩,谈何三省吾身。当然那时还小,有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但是现在大了,有更多的想法,对未来也想的更多,所以对这句话的感受也就更深了。
其实反省自己做了什么事情的文章原来就写过,我也没必要再写一遍我大一和这学期做了什么。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警示自己,不要让时间白白流逝,应当多做些有意思的事情。上个学期搞的数学建模,这个学期只混了三个星期的机器人队,虽然不能说没有收获,但毕竟投入的时间比较多,而得到的东西却很有限。关于退出机器人队的想法我在其他文章里也写了,这里也不说明了。近期我的计划就是把原先落下的课全部补上,还有学好英语。毕竟近期来说这些是最重要的。
感觉每次都是越写越乱,是该好好学学怎样写文章了。

Category: essay | 1 Comment »
十一月 7

Are physicists individualists or collectivists?

本文翻译自http://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the-curious-wavefunction/2013/11/01/are-physicists-individualists-or-collectivists/ 权当练习翻译。真累。

Ricardo Heras has a well-written and thought provoking essay in Physics Today in which he asks whether physicists should be individualists or collectivists. He draws from the history of science and largely concludes that individualism is necessary for bold, creative ideas. In response Chad Orzel points out that many of the individualistic physicists that Ricardo noted were actually collectivists to some degree, even though the nature of their collaborations has not been well acknowledged.

Ricardo Heras 在今日物理杂志发表了一篇很出色并引起了激烈讨论的文章。在文章中他问道物理学家应该是个人主义者还是集体主义者。他从科学史中大致得出了个人主义是产生伟大的有创意的思想的必要条件的结论。做为回应,Chad Orzel指出Ricardo所说的个人主义物理学家事实上某种程度上是集体主义者,即使他们合作的方法并不广为人知。

I prefer to tread a middle path in looking at these possibilities. There is no doubt that individualism – best exemplified by Feynman and Dirac in physics – can lead one to novel insights. But there’s no dearth of cases where it has also led to misleading ideas, even ones which are regarded as downright loopy. A good example is that of amateur physicist Jim Carter whose quest for an alternative fundamental theory of physics has been documented by Margaret Wertheim in her book “Physics on the Fringe“. Another individualist was Ernst Mach who refused to believe in the reality of atoms until his death. There is no doubt that many great physicists succeeded from their individualistic and independent attitude in physics, but it’s also true that we tend to register hits much more than misses when it comes to attributing success in science to specific traits.
Continue reading

十一月 2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The future belongs to those who believe in the beauty of their dreams

———— Eleanor Roosevelt

刚想起来好久没有去宇宙的心弦这个网站了,于是上去看了看,发现最新的一篇文章,北大物理百年纪念学生微电影《李群的变换》。这个微电影感觉拍的并不好,故事,语言都很一般,但是它毕竟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物理的道路是艰辛的,很多人都会慢慢放弃物理选择其他的方向。但是不管是否放弃了物理,只要有梦想,选择了自己的路并坚持下去,都是值得尊敬的。

我当年也是有着研究物理的雄心,但现在却混迹于微电子。有时确实会想,为什么当初不坚持学物理?这个问题其实我也说不太清楚了。不管怎么样,选一行爱一行,我喜欢我现在做的事情,我喜欢我学的东西,其实这就够了。

昨天和我爸妈说我退出了机器人队。我知道他们会说我半途而废,其实准确来说还没有到半途,十分之一都没有。这是情理之中的,如果别人对我说他参加了个什么项目然后过了几个星期退出了,我的第一想法也一定是这样。半途而废绝不是褒义词,它是用来形容失败者的。但是我想说,如果你现在做一件事情,发现它不是你原先所认为的那样,你也不再喜欢它了,你不想继续下去,而且现在你有了新的计划,你究竟放不放弃?其实这个问题就像所有的选择问题一样,没有标准答案。回顾历史,无数的伟人是因为坚持而成功,坚持确实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这我完全承认。但是坚持不代表死磕到底,懂得何时放弃并能在接下来的事情中坚持才能最终达到目标。我从小到大其实算是比较能坚持的,做的半途而废的事情印象中也比较少,所以这次放弃我其实考虑了很久。原因很简单,就是我现在想做的,是电路的设计,我想进行理论的研究,然后本科期间能够有文章发表。就这么简单。我觉得在机器人队虽然能够学到部分这些东西,但是一是效率低,二是方向不是太一致。我现在的想法是尽快学完模电数电电路设计这些基本知识,尽快能够进行研究。所以我想抓紧时间,不要分心在其他的地方,一心做一件事才能做好。

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评价。半途而废套在成功者身上就是及时调整方向并认准目标,而坚持不懈套在失败者身上就是执迷不悟。人们往往只根据结果来评价,所以走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让时间来检验,而不是为了得到别人暂时的认同而违背自己内心的意志。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Category: essay | 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