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30

linux 打开应用时鼠标显示忙碌

每次双击打开一个应用时最烦的就是不知道是否正在打开,如果很快打开还好,如果很慢的话能可能还会再去点它一次,然后突然就出现了两个窗口。我发现在linux下打开有的应用鼠标会显示忙碌,而有的不会。这是什么情况呢?

首先要知道,一个应用要能够被dash搜索到,需要有一个“索引”,就是.desktop文件,它放在/usr/share/applications/ 这个文件夹里。比如firefox,就是firefox.desktop。打开该文件,可以发现这样的信息:
Continue reading

五月 23

肖邦夜曲 op.48 no.1

###5月31号更新###
上个星期一时兴起,想着每周分享一首曲子,但是现在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我不是学音乐的,所以不会对音乐做客观的分析,只能是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所以对我来说分享一首曲子时应该是处于一种激动的心情下,这样才能够马上记录下心中所感。显然不可能每个星期我都被一首新的曲子感动到。所以如果每个星期来一首的话那只能是草草应付了事了,背离了当初写这个系列的初衷。

事实上,本周分享的曲子已经写了开头,在草稿箱里,曲目是德沃夏克的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虽然这首曲子我听过不知多少遍,但我仍然不能马上写出这首曲子最感动我的那段时间时我的心情。如果要继续写的话那么我要么一遍遍听,寻找当时的感觉和当时的场景,这显然太费时间了,要么随便写写完成任务。但我不想这样,这毕竟是我非常喜欢的曲子,我不能就这样随便将它打发了。说不定哪天一触动又找回了当时的感觉,那时再写不迟。

也可以说这是我懒的一个借口吧。。。

###原内容经过稍微修改###

从初二开始听古典音乐到现在差不多八年了。喜欢的原因很简单,虽然它的旋律没有流行音乐朗朗上口,有些甚至是晦涩的,但是它就像外面包满杂质的金子,在你一遍一遍倾听后会发现,它内在的东西远不是它看起来的那样。虽然只是作为一个非常业余的爱好,但是这期间古典音乐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美好的瞬间,也给我留下了太多的回忆。

我并不知道如何用音乐理论去分析它,我所知道的仅仅是它在某个场合某个瞬间将我击中,让我沉浸在那个世界中。其实这就够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essay | 4 Comments »
五月 16

linux下如何为某一扩展名定制图标?

最近经常使用HSpice,由于运行的文件是纯文本文件,运行后会软件会在目录下生成好多的纯文本文件,而这些文件的图标都是一样的,所以每次我要找.sp文件都特别考验眼力。很自然就想,怎么样能够像.doc .ppt那样自动有一个图标呢?这样找起来可就方便多了。谷歌找了一堆方法后不知为何没有效果,于是我就在ubuntu中文论坛上问了这个问题,在网友的帮助下解决了这个问题。

原链接:http://forum.ubuntu.org.cn/viewtopic.php?f=182&t=469669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