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1

走着


刚刚去家教。学生家窗子开得很大,冷风呼呼地吹进来,吹到我身上。

快十月了,中秋过了,秋天来了。

不知为什么,每次在这样有些寒风的夜晚,我都会想起以前,但究竟是以前的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我想,可能是这样的夜晚让我想起了当年我所痴迷的天文吧。

可能真是这样。

高一,高二,我就是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带有阵阵寒风的晴朗的夜晚,背着天文望远镜,来到楼顶,或是山上,一个人静静地沉浸在那遥不可及的世界里。那段日子是我觉得最快乐的时光。

但是好像不太对。既然是快乐的时光,可为什么每次想起,总会有些忧郁,有些不安?

那段时间,虽然是在高中,但我丝毫不觉得有压力,我做我想做的事。我把所有科目都扔了,就读一科物理。现在看来觉得好笑,但在当时我真觉得这日子过得很逍遥。那段时间我学我自己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在网上和网友交流,向他学习。当时我很天真,想法很纯粹,就是想保送,就是想研究物理,就是为了这样的目标。

转眼两年过去了。

家教结束,我穿上外套,下楼。阵阵寒风向我吹来。我深吸一口气,顿时感觉轻松不少。戴上耳机,看了看手机,找找看放什么音乐。感觉都听烂了。手指上下滑动了几下,选择了我非常喜欢的那首,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就这样面无表情地走着。

我还记得去年那些可笑的计划。一年过去了,完成了多少?不过是一拖再拖。回想这一年,我好像是忙碌的。可是细细想想,这样的忙碌给我带来了什么?我学了多少课外的东西,我参加了多少课外的活动?我真说不出来多少。

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干嘛。天天跷课,作业不做,看一些自己认为应该看的书。那些我认为应该看的书,我觉得看后会有收获,但最后其实不过是为了忘记。我现在在做的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我下一步要干什么,我不知道了。这个在以前对我来说是十分显然的问题,我现在答不上来。

经过操场,我走了进去。一个又一个锻炼的人们从我身边跑过。

开学两周了,我好像有个这学期的计划,可似乎又没有。在我没搞清这些计划对我有什么意义之前我不认为我有什么计划。我是微电子专业,以后出来做什么?进一家华为这样的公司,当个码农,每天加班到深夜?这不是我想要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要尽早找到我的方向。浪费了一年不要紧,还有三年的时间,我还年轻嘛。我选择加入机器人队,部分也是因为这些原因。机器人队应该够我忙一阵的了。

那些绕操场慢跑锻炼的人们,他们没有选择在宿舍里打游戏看电影。他们有的戴着耳机,有的三三两两交谈着。我慢慢地走,静静地走,是因为我不知朝哪个方向。我相信,很快我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跑起来。不只是慢跑,而是朝着一个方向疾驰。

标签:

Posted 2013年9月21日 by zhangzimou in category essay
  1. ՗՗՗՗՗՗՗՗诱惑黑丝袜՗՗՗՗՗՗՗՗՗՗՗՗՗՗՗՗黑丝袜图片՗՗՗՗՗՗՗՗՗՗՗՗՗՗՗՗高跟黑丝袜՗՗՗՗՗՗՗՗՗՗՗՗՗՗՗՗黑丝袜影院՗՗՗՗՗՗՗՗՗՗՗՗՗՗՗՗情趣丝袜՗՗՗՗՗՗՗՗՗՗՗՗՗՗՗՗穿着丝袜干՗՗՗՗՗՗՗՗՗՗՗՗՗՗՗՗天鹅绒丝袜՗՗՗՗՗՗՗՗hTTp://T.cN/R6JLHE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