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11

终于闲下来了

这么久了都没有写写生活上的事,主要是没有太多闲的时间,也没有闲心去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写这段其实很无聊的生活。从台湾回来后还要准备托福,一直到今天考完后,才闲下来,可以过过安逸的生活了。托福要二战,这个不说了。
Continue reading

一月 24

失败的学期


终于答完六个section,点击Continue后屏幕上出现了我的成绩,145+165. 我当时其实也没什么感觉,没有考完的那种解脱感,也没有还要再战的烦躁,总之当时的感觉应该就是,就这样了。

走出陕西师范大学逸夫科技楼的大门,突然感觉这个学期真的是我大学以来最失败的一个学期。我早有这样的感觉,但是仍怀着一种侥幸心理,想着这次的GRE能够一次考出理想的成绩。但是现在已成定局,这个学期确实是我大学以来最失败的一个学期。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essay | 1 Comment »
十月 7

七天过的好快

国庆七天的假期看起来有点长,但还是过的很快的,转眼已经是最后一天。原来打算每天背4个lists,这样刚好国庆结束后单词就背完了,可以开始做点题。不过事实是平均每天也就1个list。当然了我原先对完成这个计划就不抱什么希望。不管怎样时间也不多了,单词应该赶快背完才是。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essay | 2 Comments »
九月 18

说一下今年数模国赛B题

早上打开QQ看到队友在群里发了个B题评阅要点,第二问说要考虑受力分析。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刚开始做题的时候就想到桌子可能会塌下,所以应该要对桌子做受力分析,考虑摩擦力的作用,再说了题目也明确说了稳固性,按字面来理解既有稳定性,也有固定性。但是想了想觉得这个受力分析太复杂了,而且摩擦力什么的也根本确定不了,于是我们就只考虑了稳定性,就这样一直做下去。论文写到第三天我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怎么能够不考虑固定性呢?桌子之所以没有塌下完全是摩擦力的作用,既然要设计桌子,怎么能不考虑这么重要的一点反而考虑那些次要的东西呢?我当时都准备要做受力分析了,但是看了看时间,觉得论文可能都写不完了,于是作罢。
Continue reading

七月 16

赛后总结

数模模拟赛做到第三天时(模拟赛四天)就在想等结束了一定要写一篇总结,因为感想还是挺多的。昨晚熬了个通宵修改论文,今早和队友讨论了下随便修改了一点就这样仓促地交了。

最早组队时我先是在校数模网发了个组队信息,要求是最好是大二的去年参加过国赛的同学。结果一共就两个人和我联系,都是去年没有参加过的大二同学。第一个随便聊了一下也就不了了之了。第二个同学已经有了一个队友,还是大一的。我当时就在想啊坑爹啊居然还有一个大一的,然后还是有点不情愿组队的。接着想了想组队信息都发了这么久了也没什么人联系,现在也不早了还是应该快点把队伍组起来,还有数模群里的那些组队信息看起来也不怎么靠谱,而且大多是大一的,再加上和那位同学聊了一下感觉对方是真心想做数模,挺有诚意的,我就想了想其实找一个水平高的真的不如找一个肯用心的(虽然这两点都不是随便聊聊就能看出来的),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essay | 4 Comments »
十二月 20

雾霾天

这雾霾天已经连续三天了,空气指数480多,室外的建筑看上去都是隐隐约约的。也许是天气的原因这几天喉咙不太舒服,感觉干干的。我现在待在宿舍里,两个舍友在睡觉呵呵。本来打算早上去跑操,因为我还差好几次才跑够,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起来,一觉睡到9点多。这其实不能怪天气,是我自己毅力不够。本打算跑完操去背背英语,复习下量子力学然后去上概率论,现在都快十点了我还在这打字,计划就这样泡汤了。

昨天因为要交复变作业,我花了好长时间做。我觉得赶作业是一件没什么意义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赶作业的过程中目标就是快点做完,越快越好,所以对于一个问题只是想着尽快搞定,比如看到书上的公式直接套,什么结论直接搬来,而不是好好理解解决这一问题的一整套流程。当时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在图书馆,所以旁边坐着一位同学。他好像是在做电路仿真实验的实验报告,他把仿真结果截图然后打印出来,一大叠,然后慢慢地、很仔细地贴在报告上,还一直翻着实验书,非常认真地对待这次作业。我来图书馆之前他就在做,过了两个小时我走的时候他还在做。我就想,这么认真做一份作业的意义何在?当然,这位同学对作业的态度是十分值得肯定的,做事认真是一个好习惯。但是花这么长时间做这份作业收益究竟有多少?写作业的目的是什么,大家一定都很清楚,那就是巩固所学,发现不足。做作业的目地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在这个过程中领悟的东西。我觉得这位同学花大力做作业,绝大部分时间不是用于思考作业背后的本质,而是在想下面这张图应该对应打印的哪张图片。我的看法是作业能混则混,如果不要求做那就干脆不做,因为做作业本身包含了许多的垃圾时间,比如将一个复杂的结论写完整,对付一个冗长的早已知道怎么做的过程,还有做一些想想就会做的题。当然做作业的好处有很多,我只是说了不足之处。我喜欢的是自己找题做,因为这样不需要把过程详细地写出来,可以把节省的大量时间用于理解思考问题中最核心的内容。当然有人会说了,你如果不把过程详细写写,自己以为会了,实际上考试的时候你只知道个结果不知道如何写过程。我不同意这个观点。首先我们现在早已不是小学生初中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训练,对公理化的推理过程已十分明白,由因到果,逐步深入,而所有学科都是这样构建的,包括人文学科。其次,花大量的时间思考问题的本质,就是从头至尾地理解了这个问题,并且能够引申开来扩展到其他方面。既然对这个问题都这样了解了,还有什么过程不会写呢?反而,有些同学很认真做作业,不过是将书上那些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来的公式结论套一套,并没有被自己所吸收,表面上看是会了,考试也得高分了,可实际呢?不过是个会做题的机器罢了。

这就又引申到了我昨天想的另一个问题:学这个干嘛。很多人说这个问题很简单嘛,现在学这些东西是打基础,有了基础才能继续建大厦嘛。其实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这只是对于这个问题的最一般性的看法,这样想没错。但是我认为学习一门学科,掌握一些记忆的东西,甚至掌握如何应用这个学科都是次要的。当然我这样说我自己都觉得不恰当,我仅仅是想表明学习的更深层次。我觉得对于那些有志于投身科学研究的人来说,学习一门学科最重要的目的和收获是了解领会这个学科的发展历程。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没有任何的科研经历,本没资格说这些,但这确是我所想到的东西。每一本好的教材,都会从最起源开始说起,这门学科是由于什么原因而建立。接着是提出一些假设或是建立一些最基础的结论,再由此继续发展。然后遇到了什么问题,又是如何解决的。书中最后还会写到这门学科继续发展的前景。如果能够理清这门学科发展的脉络,知晓每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了解发展的走向,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科研训练吗?虽然我对科研不太了解,但我认为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对于这门学科的方法论势必能够稍加修改运用到另一个学科。所以我所认为的更深层次就是理清学科发展的脉络,从中体会研究的方法与过程。我想如果能够这样做应该会对自己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很大的提高,而不仅仅停留在表面的运用上。现在已临近期末,我打算下学期按我所想这方法好好研究下比较重要的专业课,像模电和半导体物理。这样做肯定要花大把时间,但我想这会在未来带来巨大的回报。

Category: essay | 1 Comment »
九月 21

走着


刚刚去家教。学生家窗子开得很大,冷风呼呼地吹进来,吹到我身上。

快十月了,中秋过了,秋天来了。

不知为什么,每次在这样有些寒风的夜晚,我都会想起以前,但究竟是以前的什么事,我也不知道。我想,可能是这样的夜晚让我想起了当年我所痴迷的天文吧。

可能真是这样。

高一,高二,我就是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带有阵阵寒风的晴朗的夜晚,背着天文望远镜,来到楼顶,或是山上,一个人静静地沉浸在那遥不可及的世界里。那段日子是我觉得最快乐的时光。

但是好像不太对。既然是快乐的时光,可为什么每次想起,总会有些忧郁,有些不安?

那段时间,虽然是在高中,但我丝毫不觉得有压力,我做我想做的事。我把所有科目都扔了,就读一科物理。现在看来觉得好笑,但在当时我真觉得这日子过得很逍遥。那段时间我学我自己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在网上和网友交流,向他学习。当时我很天真,想法很纯粹,就是想保送,就是想研究物理,就是为了这样的目标。

转眼两年过去了。

家教结束,我穿上外套,下楼。阵阵寒风向我吹来。我深吸一口气,顿时感觉轻松不少。戴上耳机,看了看手机,找找看放什么音乐。感觉都听烂了。手指上下滑动了几下,选择了我非常喜欢的那首,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就这样面无表情地走着。

我还记得去年那些可笑的计划。一年过去了,完成了多少?不过是一拖再拖。回想这一年,我好像是忙碌的。可是细细想想,这样的忙碌给我带来了什么?我学了多少课外的东西,我参加了多少课外的活动?我真说不出来多少。

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干嘛。天天跷课,作业不做,看一些自己认为应该看的书。那些我认为应该看的书,我觉得看后会有收获,但最后其实不过是为了忘记。我现在在做的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我下一步要干什么,我不知道了。这个在以前对我来说是十分显然的问题,我现在答不上来。

经过操场,我走了进去。一个又一个锻炼的人们从我身边跑过。

开学两周了,我好像有个这学期的计划,可似乎又没有。在我没搞清这些计划对我有什么意义之前我不认为我有什么计划。我是微电子专业,以后出来做什么?进一家华为这样的公司,当个码农,每天加班到深夜?这不是我想要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要尽早找到我的方向。浪费了一年不要紧,还有三年的时间,我还年轻嘛。我选择加入机器人队,部分也是因为这些原因。机器人队应该够我忙一阵的了。

那些绕操场慢跑锻炼的人们,他们没有选择在宿舍里打游戏看电影。他们有的戴着耳机,有的三三两两交谈着。我慢慢地走,静静地走,是因为我不知朝哪个方向。我相信,很快我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跑起来。不只是慢跑,而是朝着一个方向疾驰。

Category: essay | 4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