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3

肖邦夜曲 op.48 no.1

###5月31号更新###
上个星期一时兴起,想着每周分享一首曲子,但是现在觉得这样做没有意义。我不是学音乐的,所以不会对音乐做客观的分析,只能是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所以对我来说分享一首曲子时应该是处于一种激动的心情下,这样才能够马上记录下心中所感。显然不可能每个星期我都被一首新的曲子感动到。所以如果每个星期来一首的话那只能是草草应付了事了,背离了当初写这个系列的初衷。

事实上,本周分享的曲子已经写了开头,在草稿箱里,曲目是德沃夏克的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虽然这首曲子我听过不知多少遍,但我仍然不能马上写出这首曲子最感动我的那段时间时我的心情。如果要继续写的话那么我要么一遍遍听,寻找当时的感觉和当时的场景,这显然太费时间了,要么随便写写完成任务。但我不想这样,这毕竟是我非常喜欢的曲子,我不能就这样随便将它打发了。说不定哪天一触动又找回了当时的感觉,那时再写不迟。

也可以说这是我懒的一个借口吧。。。

###原内容经过稍微修改###

从初二开始听古典音乐到现在差不多八年了。喜欢的原因很简单,虽然它的旋律没有流行音乐朗朗上口,有些甚至是晦涩的,但是它就像外面包满杂质的金子,在你一遍一遍倾听后会发现,它内在的东西远不是它看起来的那样。虽然只是作为一个非常业余的爱好,但是这期间古典音乐给我带来了太多太多美好的瞬间,也给我留下了太多的回忆。

我并不知道如何用音乐理论去分析它,我所知道的仅仅是它在某个场合某个瞬间将我击中,让我沉浸在那个世界中。其实这就够了。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essay | 4 Comments »
十月 7

七天过的好快

国庆七天的假期看起来有点长,但还是过的很快的,转眼已经是最后一天。原来打算每天背4个lists,这样刚好国庆结束后单词就背完了,可以开始做点题。不过事实是平均每天也就1个list。当然了我原先对完成这个计划就不抱什么希望。不管怎样时间也不多了,单词应该赶快背完才是。
Continue reading

Category: essay | 2 Comments »
八月 29


刚从西安音乐厅听完音乐会回来。是一个奔驰国际音乐节的音乐会的项目,约瑟夫·兰德韦室内乐团。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现场听室内乐,感觉自然和交响乐不同。这次音乐会给我的感受就是,为什么下面的观众这么急啊。

第一个曲目是巴赫的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我一看到节目单上的这个曲目就知道在乐章之间会有人鼓掌了。果然第一乐章最后一个音一落下,掌声就响了起来。当然这完全可以说是这些观众不太了解乐章之间 是不能鼓掌的,当然甚至也完全有可能一些观众根本不知道协奏曲一般是几个乐章。所以用这个例子来说明观众太急其实不够有说服力。接下来是一首匈牙利的民 乐。很多的乐曲都是在几声长和弦响完之后结束的,但也有很多乐曲在响完一段长和弦后会稍停一两秒,然后再来一段长和弦作为结束。这首曲子就是后者,那些心 急的观众听完一段长和弦,觉得结束了,便马上开始鼓掌,不料音乐又响了起来,甚是尴尬。还好鼓掌的人少,没有打断演奏者。难道等个几秒再鼓掌会憋死人吗。

好笑的在最后一个曲目中出现。最后一首是李斯特的第二匈牙利狂想曲,当演奏家们做了一些改编,加进了一件匈牙利的像扬琴一样的民族乐器。曲子演奏过一半 过一点后来了个那个“扬琴”的时间不短的华彩,甚是精彩。华彩过后来了一段像是要结束的长和弦,和弦结束后一秒不到居然有人开始鼓掌,一人带动多人,导致 全场的失控。演奏家应该是挺尴尬的,但也只得停下来,像观众们笑笑,然后继续演奏曲子。曲终时,乐队领头说了句:“That’s all!”,然后观众才放心地鼓掌。

这些观众应该是很着急着回家。节目单上的 曲子演奏完后,演奏家们退回了后台,这时观众席的灯还没打亮,但很多观众已和演奏家同时起身向外走去。等演奏家们出来谢幕,返场时,居然有一半的观众都离 开了自己的座位,搞的演奏家们很是尴尬。呵呵。可能是不少观众也觉得这样做太不好了,遂鼓掌鼓得很大声,并且伴随着大叫,让演奏家们觉得他们很受欢迎,观 众非常满意。谢幕后进后台,这时观众们都犹豫了,到底走不走啊?无奈不知应该怎么做,于是只能把掌鼓得更响,声喊得更大。而演奏家们可能是觉得听众太过于 热情,居然有出来返场了一首,呵呵。一首结束,灯光打亮,大家终于可以放心地出去了。

我觉得不要什么都和素质扯上关系,音乐会现场还是非常安静的。只是,为什么有的人就那么急呢,你来听音乐会,难道不是为了放松,为了享受吗,为什么好像是巴不得早点走的样子呢。

Category: essay | 1 Comment »